澳门金莎娱乐官网_澳门皇冠金沙网站

商务部预警,IP游戏运营商中手游拟港交所首次公

9月4日,港交所公布了中手游科技集团有限公司IPO的申请书。申请版本显示,2016年度、2017年度,中手游营收分别为10.01亿元、10.12亿元,盈利分别为2亿元、3亿元,毛利率稳定在34%左右。对比往期业绩,2018年上半年增长较明显,营收达6.72亿元,同比增长15.94%,盈利达1.62亿元,同比增长66.28%,毛利率微涨为35.5%。 中手游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9年,港股上市公司第一视频集团收购手游开发商汇友数码70%的股权进军手游领域。2012年,中手游集团从第一视频集团中分拆出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是中国第一家在美股上市的手游公司。2015年8月,中手游集团私有化退市。2015年11月,全部中手游集团的股份被中手游科技收购。 现在的中手游是一家IP游戏运营商,主要营收来自游戏发行。财报显示,2018年以前,中手游全部营收来自于游戏发行,今年上半年才有7.3%的营收来自于游戏开发。目前,中手游只开发了一款游戏。 对于中手游来说,更好地获取游戏,包括取得游戏的IP授权、取得游戏的代理权,以及维护、开拓好游戏的发行渠道,是业绩的保障。 聚焦IP游戏 今年以来,赴港上市的游戏企业已超过6家,在想要登陆港股的游戏企业中,中手游特别之处在于聚焦IP游戏。据易观智库的数据,在中国所有的独立手游发行商中,中手游拥有最多的IP储备量,目前中手游拥有26个IP授权和68个自有IP。 易观智库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18年上半年期间,根据IP改编的游戏产生的发行收益中,中手游拿走13.2%的份额,是中国所有独立手游发行商中占份额最高的厂商。 中手游手握一些耳熟能详的IP的游戏改编权,例如被拍成电视剧的《仙剑奇侠传》、《轩辕剑》、《倚天屠龙记》、《择天记》,被拍成动漫的《航海王》、《火影忍者》、《妖精的尾巴》等。 截止目前,中手游推出了61款游戏,其中48款尚活跃,中手游还物色了50款游戏,有望在2019年底前推出,在这些游戏中,《轩辕剑苍之曜》、《轩辕剑剑之源》、《航海王热血航线》、《仙剑奇侠传幻璃镜2》等游戏均为IP游戏。 游戏厂商运作IP游戏,免不了要给授权方支付较为高昂的版权费,但IP原本有粉丝基础,自带流量。通常来说,游戏上线之初在拉新方面比非IP游戏表现更为出色,游戏的生命周期也普遍比非IP游戏长。在游戏厂商、游戏产品繁多,推广成本逐步攀升的行业背景下,近年来不少游戏厂商出于降低经营风险的考虑,颇为青睐将IP改编成游戏。 按照产生的收益来算,2017年,在Apple App Store上,根据IP开发的游戏能在50大免费游戏和付费游戏中,分别占到66%和54%的比例。 对于几乎不开发游戏的中手游来说,只有获取了游戏才有营收的源头。中手游通过IP授权和游戏代理获取游戏。游戏代理即直接从游戏开发商处获得游戏。IP授权则是在获得版权后,委聘第三方游戏开发商开发游戏。游戏推出前,中手游与游戏开发商合作进行beta测试优化游戏。游戏推出后,负责市场推广和销售,与游戏开发商合作提供玩家服务。 为能更好地获得游戏,中手游目前投资了12家手游开发公司。为拓展IP手游,中手游收购了北京软星51%的股权和文脉互动100%的股权。 2018年5月,中手游出资2.13亿元,获得北京软星51%的股权,由此,中手游获得五大热门IP系列,包括《仙剑奇侠传》、《轩辕剑》、《大富翁》、《明星志愿》和《天使帝国》。由于北京软星此前是台湾大宇的附属公司,通过今次收购,中手游获得台湾大宇所有IP的权利。 中手游已获得台湾大宇最大的股东天使基金的26%的股权,很快也将天使基金25%的股权收归囊中,未来,中手游跟台湾大宇的合作会更多,拓展至电影和衍生品领域。 同在2018年5月,中手游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以8亿元收购文脉互动100%股权,该公司拥有开发IP游戏的经验。 中手游也投资了国宏嘉信资本,国宏嘉信资本主要投资IP版权方、IP培育平台和垂直平台,中手游也通过国宏嘉信资本的关系获取IP授权。 除开股权投资,中手游目前已跟19名版权方建立合作关系,包括东映动画、日本聚逸株式会社、盛大集团、讲谈社、SNK Playmore等。 第三方渠道发布游戏 中手游并没有自建渠道推广游戏,而是依赖第三方。 通常来说,手游的发布渠道主要包括三类,一类是应用市场和第三方开放平台,常见的应用市场包括Apple App Store、Google Play,第三方开放平台包括腾讯应用宝、奇虎360手机助手、百度手机助手等;一类是手机厂商自营的应用市场,例如小米、华为、OPPO、VIVO的手机应用商店;另一类是社交网络,例如微信和QQ等。 中手游合作过的第三方发行渠道超过400个。2017年,中手游获腾讯颁发的最佳合作伙伴奖,被Apple评选为全球50大最佳发行商,按中国Apple App Store推荐的新游戏数目计算,中手游排行第三。 在中手游的业务策略中,提到将加强与现有发行合作伙伴的合作,寻求具备更大用户基础的新发行渠道,计划与垂直平台合作,针对性地进行游戏推广。 中手游看重腾讯等大型手游发行渠道,愿意向其购买用户流量和授出游戏的独家授权。

知道真相,目瞪狗呆。 近来国际氛围,大家或多或少都能感知到一些。 所以当商务部官网发出专利诉讼预警,通报最新中国企业在美遭遇诉讼的事件时,自然也比平时更受关注。 更何况这一次要站上美国被告席的,是中国这几年在创新方面颇拿得出手的大疆。 按照指控,一旦坐实被判,大疆无人机对美出口、在美进口都将受影响遭排除甚至禁止。 这不是中兴事件again吗? 难道在全球无人机市场近乎垄断的大疆,也将遭遇类似命运? 然而万万没想到,事情越深扒,真相越难堪。 原来在美国诉告大疆的不是别人,正是另一家中国公司道通。更啼笑皆非的是,这还是一家中兴投资的中国公司。 巧合如此,大写九监九介(尴尬)。 大疆在美被告,商务部预警 事情要从商务部最近更新说起。 就在昨天,商务部预警信息披露栏目中更新了消息。 具体内容显示,8月30日, 美国Autel Robotics公司依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337节规定向美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出申请,指控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对美出口、在美进口或在美销售的无人机及其组件侵犯其专利权,请求ITC发起337调查并发布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 337调查,涉足中美贸易的中国企业,向来不陌生。 这是一个专门针对专利的条例,上至芯片电脑,下至纸尿裤,只要涉及侵犯美国知识产权,都有可能被卷入调查。而且一旦败诉,就意味要退出美国市场,甚至全球市场也将被屏蔽和被封杀。 所以大疆此时遭遇337调查,怎还得了?! 别的企业还则罢了,大疆是什么样的公司?恐怕国内基本都有了解。 创立于2006年的大疆创新,总部位于深圳,以无人机为核心产品,并以DJI之名畅销海外,是全球无人机市场近乎垄断的公司,每一款新品发布都能引起全球媒体报道、粉丝追逐,甚至多次出现在当红美剧中。 在各种国际统计中,大疆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地位,也始终是统治级的,光在美国市场份额占比就超过50%。 并且与被讽刺为美帝良心的民族企业不同,大疆国外售价往往高于国内,中国市场虽大,但大疆8成收入来自海外。 可以这么说大疆在无人机市场的影响力,基本就是iPhone在手机市场的影响力。 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大疆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一路都是中国科技在新时代里自主创新的代表和象征,提到大疆DJI,不仅被认为是无人机的引领者,也是该品类的开创者。 所以小到深圳、大到整个国家,大疆DJI,一直都是中国科技和中国制造的创新标兵。 然而就在当前大局下,大疆竟这样以专利被告了 你说尴尬不尴尬? 美国公司Autel Robotics? 那把大疆告上美国法庭的Autel Robotics,到底是一家怎样的美国公司? 根据其官网介绍,Autel Robotics USA总部位于华盛顿,主打无人机技术和产品,而且也以四轴飞行器和摄像无人机见长。 说白了,产品和业务,与大疆属于直接竞争。 然而一旦深扒,却不难发现这家Autel Robotics,竟然还有中文域名,而且当售期产品,也都一模一样。 不点不知道,一点进去虽然依然中文痕迹不浓,但这确实是一家土生土长的中国深圳企业啊! 没错,这家Autel Robotics,中文名或本名,叫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业内称道通智能。 道通智能自己介绍说:总部位于享有中国硅谷之称的国际大都市深圳。自2014年创立至今,已凭着过硬的技术实力先后在美国和欧洲成立了分公司。 当然,道通智能过硬实力背后,一方面靠自己,另一方面是因为有爸爸。 道通智能头上,还有一家名为道通科技的股份制母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4年,主打汽车后市场的诊断设备和汽车电子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道通科技在2011年,还一度开启了A股上市的议程,但时运不济,赶上国内IPO暂停,其后便进入了排队阶段。 排队期间,或许是为了剥离新业务包袱,也可能出于独立融资需求。道通科技将道通智能单独拆分、独立发展。 具体剥离分拆时间现已不详,但根据公开资料,2013年10月,道通智能官方宣布成立的2014年之前,道通科技获得了一轮7480万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有金石投资、达晨创投,以及中兴旗下资本中兴合创。 也就是说,中兴投资了道通科技,道通科技进而分拆出专门做无人机的道通智能。 排资论辈,中兴之于道通智能,问题正是:爸爸的爸爸叫什么? 但资方关系更多还是巧合,如果不是道通智能在中兴事件后、以美国分舵之名在美状告大疆,谁喊谁爷爷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Autel Robotics道通美国分公司,因为用的是美国分舵名义,以致商务部都真假难辨,出现了文章开头介绍的尴尬乌龙。 或许你也好奇,为什么? 为什么一家中国公司和另一家中国公司的恩怨,要在此时此刻放到美国去做了断? 具体原因一言难尽,但根本原因并不难发现: 恩怨由来已久,双方早就交恶。 大疆道通交恶史 双方首次公开交恶,发生在2016年1月30日。 当时正值德国纽伦堡国际玩具展,中国参展公司Autel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的展台,被当地法院派出的法警持临时禁令查抄,原因是该公司无人机产品X-Star被指涉嫌外观设计侵权。 而举报道通的不是别人,正是其深圳老乡:大疆。 当是时,国内科技媒体雷锋网,还以一篇《山寨还在继续,但他们不敢走出国门了》,报道了道通被查一事,引起国内关注。 同时,雷锋网还援引消息人士爆料,揭露了道通和大疆更深层次的恩怨。 雷锋网报道说,道通发轫之初的四轴无人机产品X-Star,一开始就是照着DJI精灵对比着做的,从机架到云台,遥控器则借鉴了3DR家的一些灵感,加入了一些屏幕。 软件上从App界面到参数的调参方法,以及螺旋桨细节的设计,说真的,理论上是一次完整地山寨行为。 此外,为了跟大疆做得更像,道通还从大疆挖走核心技术人才。还有意识选择了大疆的一大帮供应商。 大疆对道通的旧恨,早已埋下。 国内两场官司:大疆败诉 于是2015年年中,大疆打响公堂对簿第一枪。 一纸诉状将道通告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指控道通产品涉嫌对其外观设计专利等方面,存在侵害,要求销毁相关产品模具、赔偿经济损失和维权费用,以及承担诉讼费用。 然而2015年12月16日,判决结果出炉:大疆败诉。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判决,分析了双方无人机产品的机身、机臂、机身与机臂形成的形状、支架以及机臂末端、旋翼的形状及电池仓顶端设计等4大点和5小点的不同。 同时指出,对于机身与旋翼臂构成的整体造型这一对旋翼类飞行器外观设计中整体视觉效果影响最大之处,二者存在较大的区别,因此二者既不相同也不近似。 最终,一审判决认定:驳回原告大疆公司的诉讼请求,并且承担诉讼费。 大疆自然不服,再次上诉。这次来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然而等到2017年3月12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终审判决: 认定大疆上诉理由不成立,道通无侵害大疆外观设计专利等行为,驳回大疆上诉,维持一审原判。 国内第一次法庭见,由此告一段落。 而且值得注意是,大疆在德国纽伦堡玩具展成功举报道通,时间还是国内一审败诉后。 对大疆来说,不可谓不是:国内仇怨,国外得报。 美国三场官司:未见分晓 于是德国一役成功后,大疆开始在海外寻求进一步维权。 2016年8月,大疆以专利侵权为由,将道通诉至美国特拉华联邦地区法院。 在诉状中,大疆指控道通侵犯其3件美国发明专利、和1件美国外观设计专利,涉及多旋翼无人机的上下壳体一体化结构等与国内诉求相似。 其后该案便进入漫长取证阶段,至今还显示处于证据开示期。 同时,2017年5月,大疆还在华盛顿西区联邦地区法院向道通发起诉讼,依然还是指控后者侵犯其专利,最后该案于2018年3月被移送特拉华联邦地区法院,与上述案件合并审理。 或许也是出于反击,在2018年4月,一路当被告的道通,这次翻身作原告。 以其美国子公司Autel Robotics USA之名,在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对大疆三家公司提起诉讼,称大疆侵犯了其2件美国发明专利权。 在诉状中,道通称大疆目前在售的多款无人机产品均涉嫌侵害其专利,要求法院确认侵害事实,停止侵害,并赔偿损失。而且在诉告中,道通还同时请求由陪审团参与审判。 然而,世事波云诡谲,真是万万没想到。 随着太平洋两岸贸易局势变化,中兴事件在前,其后高通恩智浦作样,公司与公司之间的恩怨情仇,不由自主有了更多意味。 于是美国Autel Robotics公司以专利诉告中国大疆的消息一出,连商务部都高度关注。 只是谁又能想到,一切只是两家深圳公司之间的陈年恩怨。 他们以无人机为业,走出国门,冲出亚洲,原本他乡遇故知,老乡见老乡。 然而大势之下,吵着吵着,竟就这样给国家添乱了。 目前,大疆DJI未予置评,道通方面也没发出公开回应。 但国内评论已炸。 消息一出,有网友认为就是大疆在美国被下黑手了,惊呼大疆这样的公司都能被摆一道,下一个将是老干妈。 也有无人机爱好者立马指出实质,认为这是自己人窝里斗,时间地点都是竞争问题,不算什么大问题。 甚至还有网友傻傻分不清,误把DJI当JD,加上理查德强东刘的赴美近况传得沸沸扬扬于是还有评论说:支-持-京-东! 不知道你怎么看?

编者按:如果想看猎奇的新闻,你可能要失望。本文讲述的故事,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她们从不同的工厂出走,来到一个个陌生的环境。她们兴奋、忐忑、茫然而又怀揣梦想! 8月12日,华为5400名员工冒着瓢泼大雨,从深圳搬至位于东莞的松山湖基地。而此前的7月1日,华为已将2012实验室及GTS部门等研发人员约2700人搬入这里。 在此之前,蓝思科技、普联科技等众多高科技企业,以及与机器人、电子信息相关的多个粤港澳合作平台,都纷纷将科技含量高的部分迁入东莞。 随着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各种成本不断增加,处于广深两地之间,有世界工厂之称的东莞,自然成为不少科技企业、创业公司的新选择。 对于聚集在东莞,造出了全国1/5服装、全世界1/10运动鞋、全世界1/5电脑手机的密集劳动型工人来说,这也是一次新选择的机会。 那些本来每天三班倒端坐在流水线上,不停做着重复简单工作的女工,以前被称为厂妹,现在,她们终于有机会成为白骨精。资料图片:德国摄影师Michael Wolf拍摄的中国某玩具厂 厂妹张晓雅:从厂房到写字楼,工资高了不少 原工作:东莞某电子装配工厂装配员 现工作:某电商创业公司前台 辞职的厂妹张晓雅,开始整理她在南城的新住处了。今年是她离开湖南老家来到广东打工的第八个年头。上个星期,在陆续参加多场面试后,她终于接到一家创业公司的录取通知,成为该公司的前台服务人员。在毅然辞去电子厂装配工的工作后,张晓雅收拾全部家当搬进南城街道这个月租千元的大开间。 虽然租金比长安贵了好几百,但新工作的工资也高了不少,只要在三个月实习期间扛住就行。张晓雅坦言,刚来到南城这家企业面试时,她的确有些不习惯,甚至是感到很陌生。 几年前,她刚来到东莞时,几乎所有镇区都是工业园区,各色厂房林立,现在有不少工业园被改造成创客园区,高档写字楼也多了不少。 她指着鸿福路一栋高层写字楼说,下周一她就要到这栋大楼里上班了,内心既兴奋又忐忑。兴奋的是终于摆脱了乏味的流水线手工作业,忐忑的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否胜任新岗位的工作要求。 这里到广州和深圳的距离都差不多,所以有不少深圳和广州的初创公司都搬了过来。张晓雅透露,那家录取她的公司,应该也是一家因为可以享受当地产业补贴,刚从广州迁移过来的电商创企。而她通过身边不少参加面试的姐妹了解到,类似的初创公司在这栋写字楼里还有不少。 厂妹刘丽娟:哪怕还做厂妹,也要做科技企业的厂妹 原工作:东莞某电子装配工厂装配员 现工作:投简历中 同样和张晓雅搬到南城来寻梦的厂妹室友刘丽娟,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同样投了几十份简历的她,没有接到任何面试企业的录取通知,裸辞多少让她有些压力和不安。 如今东莞互联网公司、科技企业不少,我还是想尽量往这些公司挤一挤,哪怕先从保洁员做起。她表示,相比工厂枯燥无味的组装劳作,企业的工作则显得高大上了不少。只要坚持,还可以提升一些办公技能,接触新的东西,最关键的是,进了这样的公司比在厂子里打工更有前景哦。 在刘丽娟的投递企业列表中,有不少是东莞本地的创业公司,另外有一些广深企业在莞设立的办事处,还有部分国内知名科技厂商、手机厂商的新工厂和华南地区总部。 如果互联网企业、科技公司不要我,我再考虑去电子配件厂当装配工。 刘丽娟坦言,这几个月来她和不少姐妹在招聘启事上发现,松山湖、银瓶片区多了许多刚搬迁过来的知名科技企业,想必需要大量熟练的流水线工人。 在她看来,即便最终的结果还是要当一名厂妹,她也宁可选择那些刚搬来的知名科技企业,而不是在装配厂打工,进去之后肯定给我的简历镀金,将来再换工作也能打好基础。 从工业、制造业逐步转型互联网、新兴技术研发领域的东莞,让不少当地厂妹看到了职业规划的机遇。尤其是对一些具有高中以上文化水平的年轻人来说,也希望借助科技和互联网的大潮流实现蜕变。 厂妹李妍:收发邮件接电话,都会捅篓子 原工作:东莞某玩具厂工人 现工作:某微信小程序开发企业后勤 有太多需要适应的东西,每天都太累了。在一家小程序开发企业上班大概一个星期左右,厂妹李妍明显有些吃不消了,她表示自己在短短的一周里,就已经接连捅了好几个篓子。 离开了周而复始、机械式的流水线作业状态,她所面临的新职能,却是十分多变和艰难的,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即便她所承担的仅仅只是收发邮件、接听电话、记录考勤等,看似与互联网、科技没有直接业务关系的文职工作,也还是让她觉得相当复杂。 说真的,之所以能够尝试转型,要感谢广深地区不断高涨的企业经营成本。李妍说,她职高毕业后还自学了几种办公软件,但是在工厂呆久了思维难免有些固化,处事风格也不灵活。 在广深两地,以她的学历和经验,很难找到与互联网行业沾点儿边的工作。即便有,薪资收入也难以负担得起老一线那高昂的房屋租金和物价水平。 而随着越来越多广深地区的科技企业、互联网公司搬迁至东莞各镇街,企业大都面临着基础人员匮乏的问题,这才给了她跨界尝试的机会。 厂妹杨雯:多加班多学习,早日转型互联网人 原工作:东莞某工厂秘书副手 现工作:某互金公司前台行政员 同样是厂妹跨界,在一家互金公司担任前台行政文员的杨雯也表示,自己在工厂也是做行政工作,算是经理秘书的副手,办公软件和打字并不成问题。但刚进这家公司时有许多词儿都听不懂,对前台工作的业务流程也十分陌生。虽然很难适应办公室的工作环境,尤其是互联网公司快节奏、经常加班的工作状态,但她依旧不愿意放弃这个能够融入新行业的机会。 多加班、多学习,拿的工资比别人都低,付出又比他们多,图的就是公司能对我增加些信任。在日常工作的八小时以外,她甚至要投入更多的时间,泡在网上查看与公司业务相关的行业新闻,了解行业的最新动向。 杨雯说,她从不少媒体舆论中了解到,随着广深高新产业向东莞转移,未来将会有不少成熟人才来到东莞寻找新机会,对她和许多学历普通、工作经验有限的打工族来说,无疑会形成巨大的威胁。 她和身边两位具有高中学历的姐妹约定,要抢先与互联网产业、科技产业结缘沾沾边。如果东莞迎来新的发展季,就业环境面临新的竞争,自己也能够以一名互联网人科技从业者的身份,寻找新的机会。 厂妹胡玫:高大上的互联网企业,也可能危机四伏 原工作:东莞某服装厂工人 现工作:某动漫机构前台兼保洁员 在一家动漫创作机构任职前台接待兼保洁员两个月之后,厂妹胡玫终于适应了互联网企业的高强度工作节奏。然而,本该为找到一份高大上工作而感到开心的她,却似乎有些深深的担忧。 她告诉懂懂笔记,这家动漫公司最早设立在广州天河。由于办公租金高涨、人力成本攀升,加上动漫行业竞争激烈,业务订单数量锐减,导致公司难以维持正常的经营。因此,高层才选择搬迁到租金、人力成本相对较低廉的东莞万江。 大部分搬迁到东莞的互联网创业中小企业,要么是资金流出现问题,要么就是实力偏弱,甚至有部分是因为迟迟拿不到机构的投资,而不得不退出广深区域,来到东莞寻求政策补贴以及一些新的融资机会。胡玫认为,这家动漫机构财务问题比较突出,员工反映拖发工资的情况比较普遍,让她多少有些忐忑不安。 看似一片繁荣,但我们几个朋友聊天时,感觉大多数逃深逃广的小公司,经营状况都令人堪忧。在胡玫看来,在这些中小企业里上班,不过是为了将其当作职业规划中的一块跳板罢了。 按照以往在工厂打工时的经验,某一家工厂因经营不善,缩减规模甚至裁员,她都能在短时间内找到类似的工作。但是如今在互联网公司里,她感觉凭借自己的学历和工作经验,一旦失业恐怕很难找到相应的岗位。 上游财经综合自经济观察报、腾讯科技、虎嗅网,编辑:刘登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官网发布于玩具模型,转载请注明出处:商务部预警,IP游戏运营商中手游拟港交所首次公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